Twitter首次披露中国用户数量:1000万活跃用户

据《财富》(Fortune)报道,据Twitter估计,它在中国约有1000万活跃用户。考虑到中国已拥有超14亿人口,1000万用户仍是一个相对较小的概念。

科技博客TechCrunch此前报道称,预计Twitter在中国大陆已拥有最多3550万活跃用户。但实际数据似乎要低得多。据Twitter内部 的消息人士透露,该服务在中国约有1000万活跃用户。不过即便是Twitter也很难找到更好的方法,来精确计算中国大陆的用户数量。

对于绝大多数的中国大陆Twitter用户而言,他们都使用VPN软件翻墙。这也意味着即便是Twitter的中国大陆用户,看上去也像是来自美国或澳大利亚的用户,因为他们可能会使用这两个国家、或者是其它国家的服务器登录Twitter服务。

美国目前仍是Twitter用户数量最多的国家。在Twitter的全球3.1亿活跃用户当中,约为21%来自于美国。Twitter在美国这一最大的市场的活跃用户量为6500万,其余的2.45亿用户在海外市场。

虽然Twitter的中国大陆用户数量仅占到公司全球用户总数的很少一部分,但这并不意味着Twitter没有从中国赚钱。为了触及到更多的全球用户,包括媒体公司在内的中国企业目前仍在Twitter上投放内容和付费发布广告。

Twitter

微评:我觉得,Twitter在估算中国用户为1000万活跃用户的时候,很难分清中国用户和在美国或海外使用中文的华人用户,有可能把一些海外华人用户也算成中国用户了,因此1000万的数字可能有偏大。

来源: 网易科技报道

谁的孩子上北大


本文来自互联网。作者为《南方周末是》。本文选入《读者》2015年22期。我读后深有感触。作者对比了应试教育与素质教育,引起读者深思。原文如下:


《长江商报》2015年4月6日报道:《湖北黄冈中学辉煌不再,近14年未出省状元》,文章说黄冈中学1999年后再未出过省状元,2007年后再也没有拿到过国际奥赛奖牌,如今仍是当地最好的学校,升学率并不低,只是已不复当年的辉煌而已。许多人在故作悲悯之余仍掩不住内心的兴奋,他们把所谓的“黄冈中学衰落”视为“应试教育式微”的象征。黄冈中学一位老师说:“在如今教育界,黄冈中学被当作邪恶的女巫,大家将它架上火刑架,添柴加油,一起见证这个应试符号的死亡。”

素质教育or应试教育

“素质教育”一词起于20世纪80年代。1986年《义务教育法》规定:义务教育必须“实施素质教育,提高教育质量,使适龄儿童、少年在品德、智力、体质等方面全面发展”。现在这个词仍保留了“德智体全面发展”的最初含义,但被舆论高举的“素质教育”其实是作为“应试教育”的对立面而构建出来的。

因此,要知道什么是“素质教育”,就要知道什么是“应试教育”。舆论将“超级高考工厂”视为“应试教育”的化身。“应试教育”只注重高考学科的教学,搞题海战术,不注重学生才艺的培养与综合素质的提升,泯灭学生的个性。在作为对立面被构建出来的“素质教育”下,学生是轻松自由、爱好广泛、多才多艺的。

这样,应试教育与素质教育,被构建成两种对立的教育理念及教育模式,这是一种非常成功的意识形态构建。

那么,应试教育和素质教育是无意义的词语吗?非也。在撇去夸大其词、褒贬强烈的意识层面的浮沫后,这组词语还是有所指,且指向非常明确的。

游戏规则的视角

通常在谈论应试教育或素质教育时,所指的范围一般为初等教育与中等教育。这就给出了一个有价值的线索:隐形的高等教育才是最具主导性的大玩家,大学是整套游戏中的核心环节。

在任何社会,高收入、高社会地位的工作岗位总是稀缺的。大学,尤其是名牌大学的学历文凭,是通向这类工作的敲门砖。这并不是说有了名校文凭,竞争这类工作就易如反掌,而是说在同等条件下,名校文凭大大提高了获得这类工作的概率。

高度稀缺的工作岗位,传导到教育体系,决定了一流名校的入学机会也是稀缺的、竞争激烈的。影响会一直传导下去:为了提高上名牌大学的概率,你得上重点高中;为了提高上重点高中的概率,你得上重点初中;为了提高上重点初中的概率,你得上重点小学;为了上重点小学,你的父母得买学区房……教育质量好的标准,说到底就是升学率,即学生竞得更高一级优质教育的概率。竞争必须在一定的规则下展开,最重要的规则体现在大学招录环节。

一种规则是考试,招录看分数,“分数面前人人平等”。由于分数是定量的,考生拿分数说话,谁上谁下一目了然。另一种规则是不唯分数,看综合素质。综合素质包括思想品德、身心健康、学术水平、兴趣特长与社会实践等,这些都不太好量化,招录者的自主权就大了。

统一高考就是采用前一种规则,现行的自主招生更偏向于后一种规则。

大学的两大功能

那么,大学招录采用哪一种规则更好呢?要回答这个问题,必须先回答为什么要上大学,大学是什么。

上大学的主要目标之一,是为了积累人力资本。动机或高雅——亲听大师教诲,与志趣相投的同龄人一起成长,为增进人类的知识与福祉做出贡献;或世俗——进个好大学,学个好专业,将来找个好工作,得个好配偶。这些动机均可被“上大学是人力资本投资”所涵盖。

问题来了,大学所传授的知识大部分在以后的工作中用不上,那岂不是白学了?无助于提升自己的人力资本?

如果判断成立,大学在课程设置上就应该向职业技术教育看齐:尽可能增加传授“有用”的知识,减少传授“无用”的知识。但这样的话,高等教育与职业技术教育有什么区别?

在此,有必要回顾一下大学的功能。大学最重要的功能是科学研究。你上大学读物理,那学校在理论与实验课程方面的设置,不仅是为了把你培养成一个懂物理学知识的人,而且是为了把你培养成一个物理学家。

如果大学四年时光没有虚掷,你掌握的不仅仅是物理学知识,还有一整套物理学的思维方式与处理实际问题的能力,后者比前者更重要。你学到的具体知识或许在工作中用不着,但知识框架与分析能力一定会让你终身受益。

不过,如果你只是为了系统学习某个具体学科,具备该学科的知识框架与分析能力,那你未必非要上大学。现在名校网络公开课唾手可得,想要学什么都不在话下。

事实上,绝大多数学物理的人,今后不会以研究物理学为职业。你上大学时学的知识不见得在工作中有多大用处,要掌握专业的知识架构也有更廉价、更便捷的途径,那为什么大家还要争相上大学呢?

这就引出了大学的另一项功能:对人才的遴选和培养。跨国公司为什么喜欢招募一流名校的学生,对专业反而不那么看重?因为能够进入这些大学并取得优异成绩的人,已充分证明了他的学习能力。虽然存在高学历低能力的现象,但学历与能力依然是高度正相关的。企业鉴别人才有成本,一张名校文凭胜过千言万语。

分数面前人人平等

对人才的遴选和培养是大学的核心功能,要达成这个目标,应如何设计招录规则?

方案一:统一高考,统一评分标准,只看分数,“分数面前人人平等”。招录名额不再按省籍分配,招录标准也不再考虑考生的身份背景。一切以分数说话,分数高就上,分数低就下。这是一种公平规则。

这样的统一高考,在考试内容上应以考核学术能力为主。例如语文不能以考记忆力为主,应该以考分析能力与批判性思维能力为主。尤其是作文,不能把引用名人名言或多角度论述均视为有效论证,应该知道怎么鉴别正反两方面论点的证据效力,知道怎么才算有效的推理。这就要降低作文的自由度,最好只容许正反两种立论,让考生的思辨能力显露无遗。

2014年辽宁高考作文:夜晚祖孙远眺万家灯火。孙说,没有电,没有现代科技,没有高楼林立,上哪儿看去;祖说,可惜漫天繁星没有了,不能像祖先那样看月亮初升、天汉灿烂。2010年SAT作文:技术进步极大提升了交流和信息共享的速度,一些人对此持批判态度,宣称技术带来的即时交流令人们不能真正理解世界和周围的人。

这两道题很类似,但前者要求考生“根据材料写一篇作文”,后者问:“现代信息交流的方式是否阻碍了人与人之间的相互理解?”前者考生作文的自由度太大,考生可以通过背范文来押题,也赋予阅卷人太大的自由评定权。后者只有两种立论方式,考生采取哪一个都可以,但要言之成理,同时要对否命题展开有理有据的驳斥,这就要求考生具备一定的分析推理能力。

“素质教育”鼓吹者对“应试教育”有诸多指控,我认为,有两点是不成立的。

其一,说在高考指挥棒之下,填鸭式教育大行其道,启发式教育隐而不彰。但怎么考决定怎么教,如果考试内容向考核学术能力回归,就像作文侧重于考分析推理而非堆砌辞藻,那就会鼓励启发式教育。不能把考试内容的问题归结为考试本身有问题。

其二,说招录只看分数,导致高分低能。如果一个人能在与同龄人的竞争中脱颖而出,至少说明他具备学习的能力。在统计学上,分数与能力是高度正相关的。

招录标准面前人人平等

方案二:看综合学术素质。在参加统一高考外,考生还要提供其他证明自身学术能力的材料,如:专家学者的推荐信、发表的论文、社会实践证明、个人实习简历等。如果能尽量减少作假、拼爹等因素,做到“招录标准面前人人平等”,那也是公平的。

有一种流行的谬误,认为统一高考限制了考生对大学的选择权,例如在填报志愿时,考生实质上必须在几个同等档次的大学之间做出选择,被几所一流名校同时录取再由考生自由选择的情况是不存在的。其实这种安排与统一高考无关,这是为了让分配给各大学的招生名额不浪费,结果是限制了大学之间的竞争。

不管是统一高考,还是看综合素质的招考,都应该允许学校按制度独立招录,允许考生自主择校,这才是真正的自主招生。

这样,考生自由申请大学→每个大学可根据考生申请情况独立招生→有实力的考生可以得到N所名校的录取通知书,然后根据个人情况自由选择。这样,每个大学的招生规模由市场决定,这会加剧大学之间的竞争,生源不好的大学甚至有关闭的可能。

那么,看考分与看综合素质,哪一种规则令学生的负担更重?常有人说,在“应试教育”之下,题海战术与海量考试令学生的负担很重。言下之意,如果转而搞“素质教育”,学生既轻松自由、快乐惬意,又兴趣广泛、多才多艺。似乎一搞素质教育,学生与学校面临的竞争压力就消失于无形。

实际上,在“素质教育”之下,学生的负担更重。

在目前的招录体制之下,学生的目标是在统一高考中获取高分。但在综合素质考核下,学生单单拿到高分还不足以在竞争中稳操胜券,还要搞推荐信,参加社会实践,做公益慈善,发展才艺,具备一两项体育特长……问题是,这些“综合素质”也许并非出于天性喜爱,而是考试需要。

如果大学的两项基本功能没有变,名校文凭的附加值没有变,那么无论采取哪种招录方式,考生的压力和负担都不会小。

哪种规则有利于寒门学子

有人畅想,如果搞“分数面前人人平等”,统一高考录取分数线,那么勤奋的寒门学子将纷纷上一流名校,那时,将不会给北京、上海的考生留下多少机会。常见论据为,2008年北京考生的北大录取率是河南的24倍,2013年又升至31倍。这样做,也许会缩小其他地区的考生与北京考生录取率之间的差距,但要达到与北京相当,几乎是不可能的,更别说大大超越北京了,为什么呢?

大城市学生赢在了起跑线上。他们的父母有更多的收入,受过更好的教育,有更广的见识和人脉,这些均可传递或部分传递给下一代;他们的父母更有意愿有能力给下一代提供优质的教育资源,包括学校教育、家庭教育与课外培训拓展等。也就是说,且不论先天因素,单单模因(Meme)传递这一项,大城市学生就具备了竞争优势。

在北京、上海录取率远高于全国平均水平的情况下,北京、上海的考生就把做题与测试的大量时间用到了看课外书、发展兴趣爱好及游历上。如果全国统一录取分数线,这些城市的考生势必会加大练习与测试的力度,而家长往往有能力辅导孩子的功课,也愿意出钱补习。这样下来,考生的总体分数一定会提高。如果实行综合素质考核,出身寒门的学子更没法比。2015年中国人民大学自主招生申请材料包括:个人获奖证明、参加社会公益性活动的材料、发表的作品等。当农村孩子还在争夺更多的教育资源时,大城市孩子在学才艺、游历、参加社会实践、做公益,这怎么比?

在我看来,就相对的公平而言,对寒门学子最有利的,还是“分数面前人人平等”。

给电脑用户的一些建议

1.尽量不使用IE上网。推荐火狐

Do not ues Internet Explorer to surface on the internet.(It’s not safe).Firefox recommended.

2.最好不使用国外网络访问百度。

Do not visit Baidu overseas.

3.推荐使用win8.1,开机较快。

Window 8.1 recommened.Boot fast.

4.不要使用360

不要使用360

不要使用360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建议卡巴斯基NOD32小红伞及其它国外杀软。

DO NOT UES 360

DO NOT USE 360

DO NOT USE 360

Important things should be emphasized.Kaspersky,NOD32,Avira and so on.

5.定期清理系统垃圾。

“Clean” your computer regularly.